健康生活小常识 健康生活小常识

学校没教的事

朱嬿青/普立尔文教基金会
  犹记得刚到基金会时,因会务计划的需要,我必须至视障者家家访,一天我与阿杰(化名)约好中午11点拜访。一进门,就看见他睡眼惺忪的说:「妳先坐吧,我刚起床,先去煮点东西吃。」乍听下十分讶异,看不见怎幺煮东西啊?

  好奇心驱使下,跟着阿杰进入厨房。先看见他从冰箱里端出一锅玉米排骨汤放置瓦斯炉上加热,正在想说:喝汤会饱吗?就看见阿杰又从冰箱里拿出冷冻水饺,一股脑的将水饺倒入汤中。阿杰回头问我:「要一起吃吗?」我回答:「好啊!我这是第一次吃玉米排骨汤饺耶!我只吃过酸辣汤饺、牛肉汤饺!」阿杰笑着回答:「那是因为你看得见,所以就创意不够啰!试试看,这很不错吃的!」
  端起一碗至客厅,一嚐,还真不错吃,我从来就没想过,这两样东西可以加在一起。我问阿杰:「你怎幺会煮饭的?在学校学的吗?」阿杰回答说:「拜託!学校每天都有人煮饭给你吃,干嘛学?我从小学到高中都住校,学校没安排课程教我们生活上的事情,我也根本没想到这些问题,直到高中毕业,出了社会,才发现事情大条了。」
  「记得当时租了房子安顿好后,突然才想起,我的三餐要怎幺办?总不能请人送到家吧?出去吃,对我来说很不方便,因为我还没搞清楚住家附近的路要怎幺走。当下挫折感很大,想想我快二十岁的人了,竟然还无法搞定自己的三餐,就连明眼人口中最简单泡麵我都不会。这种生活上的挫败感加上毕业初期工作不是很顺利,让我一度有轻生的念头,因为对我来说,连自己三餐都不会处理的人,还谈什幺理想抱负!?」
  听完阿杰的叙述,让我有很大的震撼,原来学校没教的事,是孩子的生活自里能力。面对身障的学童,教育单位总是设法尽力的照顾他们,提供住校以及生活上的一切所需,但当孩子离开了学校,失去了学校的庇荫,这些被照顾的无微不至的孩子们,面对社会的现实,骤然惊觉自己学科能力并不能代表生活能力。
  学校教育在生活自理这方面的忽略,对于身障者的家长们更是尤为深刻体验。因此,台北市视障者家长协会注意到视障者的生活自理能力是教育很重要的环节,加上教育须由扎根做起,便开始积极的推动视障学童的生活自理教育计划。
  今年暑假,本会有机会参与台北市视障者家长协会所举办的视障生烘焙课程,经过一个暑假的训练,协会举办了成果展,邀请大家一同参加。成果发表会当天,一进入会场,就看见每一位小朋友兴高采烈地着手準备餐点,有的忙着製作茶冻、有的忙的揉麵团、有的费心捏出饼乾的造型,这忙碌的景象就像是被邀请到家里作客一样,既温暖又舒适。
  当我口中吃着小朋友亲手烤的饼乾,一边欣赏他们过去两个月的学习纪录影片,忍不住地热泪盈匡,因为从影片中,我知道今天的成果是多幺的不容易,即使一个敲蛋壳的动作,他们都要经过数次的失败,在老师一次又一次的说明教导下,学员们终于掌握诀窍,将一个蛋精準的敲破,而不再是捏碎蛋了。
  就如同在场的视障生筱文的分享….她说,上完这个课程,让她对于烹饪产 生了很大的兴趣,她希望能够有机会参与更多这类的课程,因为未来她想亲手製作饼乾以及好吃的菜给她的孩子与先生吃。多幺令人感到幸福的愿望啊。我相信她的愿望一定能够实现,因为这个课程已经让她跨出实现幸福的第一步。